吃出人命的福寿螺是何方妖孽,10年前就让80多人染上寄生虫,一度遭禁售

近日,豆瓣上一个帖子在网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一位ID名为“缓缓归”的网友称在蜜月时,吃了一种疑似“田螺”的菜品,导致颅内寄生虫感染

在半年内,她就接受了6次腰部穿刺治疗,扎了300多瓶水和吃了十几盒打虫药。

因为大量使用药物和激素,本已怀孕的她也不得不选择流产,身心遭到不同程度的摧残。

而这常被无良商家谎称为“田螺”的真实身份,便是大名鼎鼎的福寿螺

其实这次已经不是福寿螺第一次在国内“犯事”了,早在11年前的“福寿螺事件”,就曾引起了全国轰动。

但可能因为年代久远,顶多是在福寿螺泛滥的地区,老人才会偶尔提醒自己的孩子“福寿螺有毒,别乱吃”。

虽然福寿螺现在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它也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辉煌。

福寿螺,又称大瓶螺、金宝螺、金苹果螺等。

它的名字虽然很接地气,但实际上福寿螺就和福寿鱼一样,并非中国的原生物种,原产地在南美亚马逊河流域。

1980年,台湾高雄美浓镇的一位妇人,从阿根廷带回了一盒福寿螺卵孵化,并开始用金宝螺之名推广养殖。

当时,还有许多人慕名抢购,一只母螺竟叫价到800元

粉红色的福寿螺卵

到1981年,福寿螺也从台湾首次被引入广东,并以致富产业的名号迅速向内地蔓延。

为了促进养殖业的发展,福寿螺当时在大陆属科研引进项目

在政府的大力倡导和媒体的宣传下,上个世纪80年代也掀起了福寿螺的养殖热潮

当时的农科院情报所,还特地开设了多期福寿螺养殖培训班。

所有人的美好愿望都是,希望新引进的福寿螺能完全取代餐桌上的田螺,成为食用第一螺

硕大的福寿螺

这么说来,福寿螺确实比田螺有着更多的优点。

福寿螺虽与田螺外形相似,但个头却比田螺大得多,一只成年的福寿螺可以顶三四只田螺。

再加上它也没有田螺那么娇贵难养,随便扔在什么淡水水域,都能茁壮成长。

福寿螺正在产卵

一只雌性田螺,全年只能产出约100~150只幼螺。

但是福寿螺一年几代,最高就可繁育幼螺325000只,田螺就算是拍马都赶不上。

所以在当时许多专家眼里,福寿螺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既福又寿。

然而,福寿螺才刚引进台湾两年,福寿螺就被当地村民改名为“夭寿螺”

原因是福寿螺实在是太能长了,很快就严重地威胁到当地生态。

啃食庄稼的福寿螺

福寿螺食性甚杂,基本上见到啥就吃啥,完全不挑食。

除了各种植物外,他还以昆虫、甲壳类、小鱼等为食,有时候甚至连动物尸体和同类残骸都不放过

此外,它们还特别喜欢吃植物的幼嫩部分,所以许多水稻的幼苗还未长大就已经被吃光。

当水中食物缺乏时,福寿螺还能主动爬出水面,啃食岸边的绿色植物。

布满福寿螺卵的树干

这种能吃又能生的习性,也使福寿螺一直所向披靡。

就算是一块没有养殖福寿螺的田地,这玩意还是有一百种方式蔓延到那里,农民只能叹气。

据资料记载,1980年福寿螺登陆台湾,1982年仅用两年时间就已在台湾酿成螺灾

当时,就台湾屏南县受灾面积就达2700公顷。

正在交配的福寿螺

到1986年,台湾就有17.1万公顷田地遭殃,就水稻这一作物的损失就达3亿人民币

而在中国大陆这边,人们也很快发现了福寿螺不但不能带来什么经济效应,还反倒危害其他农作物。

福寿螺虽然比田螺大,但也无法掩盖它口感差,肉质松散的事实。

预料到前景不佳,养殖户也开始纷纷放弃养殖。

但是,福寿螺竟凭着顽强的生命力和繁殖能力,失控地逃到水田、池塘、沼泽等各种自然水体。

福寿螺一下子成了神憎鬼厌的存在,所以也并不是每种生物入侵都能像小龙虾这么风光。

湖南浏阳农民手捧农田捡来的福寿螺

2003年,福寿螺被中国环保总局正式被列为入侵中国的16种外来物种的“黑名单”

当初这种缺少风险评估,以快速致富为目的引进的福寿螺,现在竟成了国内危害最大的入侵生物之一

从福寿螺引进大陆的这几十年来,广大农民与福寿螺之间的“人螺大战”就未曾停止过。

只要一片田里,曾经有福寿螺登陆过,那么这片田以后都不用指望福寿螺会绝迹。

农民每年插秧之前都需要使用大量农药灭螺,但繁殖力惊人的福寿螺总会在下年又在田间横行,防不胜防。

摘自:《福寿螺在中国的入侵历史、扩散规律和危害的调查分析》

虽然所有的养殖户和农民都对福寿螺嗤之以鼻,但泛滥的福寿螺还是不知不觉中爬进了城里人的口中。

各种夜宵大排档、街头小吃店、流动摊点上,福寿螺都是最常见的一道小菜。

2000年前后,福寿螺就曾与小龙虾、香辣虾齐名,被誉为三大宵夜之王。

但是用不到多久,北京爆发的一次福寿螺事件,就使它瞬间失去了这个响亮的名号。

摆盘精美的福寿螺

如果2006年,你已经到了会读新闻的年纪,就一定会对北京“福寿螺事件”有印象。

那年6月到8月间,87位市民在北京著名川菜馆“蜀国演义”食用了未熟透的福寿螺,而感染了广州管圆线虫病

北京福寿螺事件受害者头颅影像显示出病灶白点

当时,这家餐馆推出了一道新菜凉拌螺肉,做法是当螺肉刚断生就捞起,加调料做成凉拌菜。

原本餐馆试菜时用的是海螺,但因价格太高顾客不买账,后来竟全面换成价格低于海螺近10倍的福寿螺

(当时海螺40~50一公斤,而福寿螺4~5元一公斤)

我们都知道,淡水生物体内对人体有害的寄生虫比海中生物要多。

再加上作为凉拌螺肉,煮久了肉质会变硬,所以厨师只煮了几分钟,完全没有熟透。

这也导致了多名顾客感染了“广州管圆线虫病”,苦不堪言。

广州管圆线虫卵

广州管圆线虫(Angiostrongyliasis Cantonensis),因1935年首次在广州家鼠体内发现而得名,广泛分布于热带与亚热带地区。

它的中间宿主主要为蜗牛类、螺类等淡水软体动物,最终宿主主要为各种鼠类。

人类其实是它的非正常宿主,它自己也不想进入人体。

但就是有人不小心吃了加热不彻底、藏有广州管圆线虫的螺肉。

所以在不适宜管圆线虫生长发育的人体内,它也开始上蹿下跳,使患者痛苦不堪。

它们可通过消化道进入中枢神经系统,在脑脊液中游走,引起剧烈头痛、高热、颈部僵硬、面瘫等症状。

最终病人会诊断出脑水肿、嗜酸性粒细胞脑膜炎等疾病,严重可致残、致死。

虽然2006年“福寿螺事件”未造成人员死亡,但是想象一下寄生虫在身体内、大脑内乱窜,就能让人毛骨悚然。

广州管圆线虫3期幼虫

再加上当时这个病非常难确诊,最开始的一位患者从北京一路看病到广州,每位医生都无法确诊他到底得了什么病。

直到后来较大规模的病发,才使治疗对准那味凉拌螺肉,最终确诊为广州管圆线虫病。

但是这个过程,患者受了多少磨难,不言而喻。

最终,“蜀国演义”又是赔偿受害者又是经济下滑的,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直接蒸发。

虽然福寿螺这件大事曾轰动全国,北京和上海也当即下达了福寿螺的销售禁令。

但至2006年到现在的11年间,因食用未煮熟福寿螺而感染广州管圆线虫病的新闻却未曾断过。

前几天又爆出的误吃福寿螺,被迫流产的新闻,再次弄得人心惶惶,谈螺色变。

其实福寿螺并不是不能吃,只要彻底煮熟,寄生虫也是可以被杀死的。

但是福寿螺就尴尬在它的肉质问题,一旦煮久了就会变硬变韧。

许多商家为了追求口感,常常放松了烹饪时长的把关,再加上福寿螺本身特别大只,就更加难熟透了。

只要寄生虫没彻底被杀死,祸就会从口入。

不过,也不要以为田螺就高贵些,不会有寄生虫。

其实广州管圆线虫普遍存在于陆生蜗牛类和淡水螺类身上

田螺体内也存在广州管圆线虫,同样有染病的风险。

只不过相对福寿螺来说,田螺体内的广州管圆线虫没有那么多而已。

广州管圆线虫感染情况:田螺<福寿螺<环棱螺<褐云玛瑙螺,环棱螺俗称方田螺,也就是螺蛳粉中的“螺蛳”,褐云玛瑙螺就是经常见到路上爬的非洲大蜗牛。

就是现在称霸夜市的小龙虾,体内同样也有肺吸虫

还有牛蛙的裂头蚴泥鳅的颚口线虫各种淡水鱼的肝吸虫等,让人防不胜防。

所以此处划重点,一定要煮到熟透!熟透!熟透(重要事情说三遍),才能入口!

不过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估计就算煮得再熟了,也没人会想吃这夭寿螺了。

但最可恶的,还是有些不法商家喜欢用福寿螺来“冒充”田螺,送上顾客餐桌。

所以,我们还应该在管住嘴的前提下,学会分辨福寿螺与田螺之间的区别。

总的来说,福寿螺比田螺,福寿螺外壳呈黄色,田螺外壳则为青褐色

其次,福寿螺锥尾平而短促、螺口大田螺的锥尾要较长而尖,螺口小

而且福寿螺壳很脆,用力可以捏爆,摔地上也可以摔碎,但田螺的壳则较硬,不易碎。

好了,学会辨别后我们来尝试一下辨别以下是什么螺。

所以说,觉得难以分辨的吃货们,还是乖乖管住嘴比较实在。

 

分享到:

相关推荐

  • xes_bde5a0a0c1175e9fcf8470c86bd7afc8

    那些靠迷信撞骗的巫师神婆,可能比你更懂科学

    在上个世纪末的中国,偏远落后的农村里还充斥着各种愚昧迷信。 如果有人家的孩子有个头疼脑热,疑难杂症,他们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求医问药。 而是认为得罪了鬼神,宁愿花重金去找“神婆”找“巫师”来一段不知所以然的仪式。 神婆说在门口挂臭鞋子,因为谐音便成能辟邪消灾。 巫师来到屋里...

  • 13

    紫光阁地沟油?我,高级质检员,检不出来!

    终于——地沟油还是上热搜了。 不过,这次并不是因为什么食品安全问题,而是源于一个流量明星PG One。 其粉丝将国务院系统的重要党刊《紫光阁》,当成了某饭店。 于是热搜“紫光阁地沟油”便被炮制出,以报复紫光阁官微对PG One的点名批评。 紫光阁: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这大概就是2018...

  • 0 (1)

    一个车轮引发的世界第一高铁事故,出自“德国制造”

    即使身处工业发源地的欧洲,德国制造业依然是一块金字招牌。 小到德国所生产的汽车、手表、螺丝刀都要精益求精,大到工程建筑更是细致入微。 柏林勃兰登堡机场是德国有名的烂尾机场,为了做好一个防火通风系统,他们六度延期,竣工时间推迟了9年之久。 工业制造,恰能体现德国人的严格。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ME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