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莎:侦探小说界的化学大咖,作品堪称“投毒指南”

如果你喜欢推理小说,那么你已经有50%的机率是位“阿加莎迷”。

《东方快车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无人生还》、《阳光下的罪恶》等精彩作品,我们再熟悉不过。

阿加莎与她的部分作品

她被举世公认为“侦探小说女王”,在全球范围内坐拥无数拥趸。

在中国,阿加莎也被广大网友亲昵地称为“阿婆”。

阿加莎是位高产的作家,一生85年,她竟写了80部推理小说。

连阿加莎都调侃自己的高产的创作生涯,像“一台不可思议的香肠机”。

阿加莎

虽说“香肠机”是指数量上的产出,但是她作品的质量大家也有目共睹,销量证明了一切。

根据吉尼斯世界纪录,自去世到现在,阿加莎仍是“人类史上最畅销的作家”。

她的作品总销量早已突破20亿本,只有《圣经》及莎士比亚的作品能与其匹敌。

根据IMDB网站数据显示,依照阿加莎小说改编的长篇电影不低于47部,电视剧更是超过了215集,连电子游戏都有7个。

且不说她开了挂的小说销量,阿加莎本人就是一个传奇。

虽然她笔下的人物波洛和马普尔,远没有福尔摩斯出名。

但在英国,她的文学地位却远远超过了福尔摩斯的缔造者柯南道尔。

第一批学会站立式冲浪,阿婆就是其中一位

在英国,她是第一位站起来冲浪的女性。

面对出轨的丈夫,腹黑的阿加莎竟还真实地制造一出失踪案,上演现实版的“消失的爱人”。

让人更意外的是,在文坛混得风生水起的她,同时还是位化学大咖。

凭着专业的毒物知识,她在小说中“杀”人无数。

出于处女座的强迫症, 她小说中用毒的手段不但层出不穷,还十分精准,甚至被广大读者喻为“投毒指南”。

小时候的阿加莎

“人生最大的幸事之一莫过于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阿加莎在自传中描述道,“而我有一个非常快乐的童年”。

1890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出生于英国的一个中产阶级。

虽然姐姐和哥哥都被送到顶级寄宿学校,但思维跳跃的母亲竟把阿加莎留在身边,原因是想保护她的视力和大脑。

阿加莎与母亲克拉拉

远离学校的桎梏,阿加莎5岁就学会了阅读,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文学。

各大文豪如狄更斯、大仲马、萨克雷等的作品也使她开始创作欲萌生,开始尝试写诗歌、短篇小说,或者剧本。

阿加莎

奈何阿加莎有个特别喜欢折腾的老妈,在她15岁时,又临时变卦让阿加莎接受正规教育。

母亲的心血来潮让她经历例如多次转学,但最终都因无法适应学校纪律而无疾而终。

其实阿加莎的嗓音一直被认为天籁,在学校最长的时间也是主修钢琴和声乐。

但她怎么也改不了一上台就腿软的毛病,所以音乐家这条路也与她无缘。

20岁的阿加莎回到母亲身边,一边陪伴母亲,一边进行各种社交活动以敲定终身大事。

在这段时间,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沙漠上的雪》也诞生了。

虽然她的这部作品曾被邻居小说家鼓励,不过也仅限于鼓励。

这部小说最终还是被退稿,更无缘出版。

阿奇尔

虽说事业上毫无起色,但阿加莎却因“陌生的新奇感”坠入爱河。

阿加莎与少尉阿奇尔,虽性格相反却深深吸引着对方,一见钟情。

那时阿加莎有婚约在身,但她还是不顾所有人反对,与阿奇尔闪电式结婚。

不过,她母亲的反对理由倒不是因为阿加莎的婚约,而是阿奇尔太英俊了易招蜂引蝶。

阿加莎与阿奇尔

婚后两人的甜蜜日子没过多久,一战就爆发了。

阿奇尔被派往了法国战场,阿加莎也加入了志愿医疗队伍。

在参加志愿工作期间,她先是以药剂师助理身份参加培训,获得了大量理论和应用方面的化学知识。

在获得药剂师资格证后,她的药剂师生涯也就开始了。

那个年代正是推理小说的黄金时代,阿加莎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福尔摩斯迷。

又因为每日与药物打交道,看了太多因药量计算失误导致的事故,阿加莎心中的“犯罪构思”也日渐成熟。

正是因为药剂师这份工作,阿加莎迈出了写侦探小说的第一步。

化学和药剂的精通,也为她日后推理小说提供了专业而缜密的素材。

大卫·苏切特扮演的侦探波洛

就如阿加莎的处女作《斯泰尔斯庄园奇案》,他笔下的大侦探波洛的调查的第一案。

犯人运用的三种化合物(马钱子碱、溴化物粉末和吗啡)的“毒杀”事件,就已经到达出神入化的地步。

中药的马钱子

从马钱子中提炼出来的生物碱,有抑制神经递质活性和干扰人体神经功能的作用。

而那个年代的补药中,很多都会加入低剂量的马钱子碱。

这低剂量的马钱子碱完全不足以致命,但凶手却在补药中加入一味溴化物粉末。

受害者在服用这种加了料的补药,体内则会形成不溶于水的溴化马钱子碱沉淀。

长期服用这种补药,受害者也相当于服下了高剂量马钱子碱。

马钱子碱中毒的典型死状与破伤风相似,同样是肌肉极度收缩、头部上扬,脊背上供,像弓身一样,也称为“角弓反张”

而最后的吗啡则可减慢肠道推进的速度,使胃部呈马钱子碱不能吸收的环境。

吗啡混入受害者的饮料中,则可以推迟马钱子碱起效的时间,试图让调查者排除“补药”中毒的可能。

这种不专注于某种毒物,而是用几种化合物一环扣一环的毒杀情节,实在是让人欲罢不能。

吗啡

事实上,她的推理小说中,确实有半数以上的谋杀是通过施毒进行的。

而这些毒物中几乎全都生活中,真实存在又唾手可得物质,而且用法和用量都有着教科书般的严谨和考究。

《阿加莎的毒药》是一本专门介绍阿加莎推理小说中毒药的科普著作

不过阿加莎对用毒事无巨细的描述,有时也成了现实中杀人犯的“毒杀”教科书,遭人诟病。

1977年,一名叫罗兰鲁塞尔的男子就用了含阿托品的眼药水毒杀了他的姨母。

而警察也在凶手的家中找出了那本《星期二俱乐部谋杀案》,里面关于阿托品的段落被凶手划线标出。

但是,阿加莎的“毒杀”教科书也曾救过人命。

如1975年,南非的一个女性就是因看过阿加莎的《白马酒店》,才能察觉到自己好友竟被妻子下毒。

如果没有看过这本书,她的好友估计早已因铊中毒一命呜呼。

铊中毒事件,国内最出名的朱令案

话说回阿加萨的处女作《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这部作品虽说用毒和凶手的设置都极具技巧,但早年毫无名气的阿加莎,还是坐实了冷板凳。

阿加莎辗转6家出版社,都遭到无情的退稿,拒绝出版。

直到一战结束后的1920年,搁置了两年的书稿才被正式签下,而报酬也只有区区25英镑。

阿加莎与女儿

虽然收获甚微,但是阿加莎还是没有放弃侦探小说这一条路。

直到1926年,《罗杰疑案》的问世,才使阿加莎声名鹊起,成为那个时代最炙手可热的作家。

然而这一年,也正是阿加莎这辈子最煎熬一年。

首先她的母亲突然因病逝世,让她很长一段时间陷入抑郁。

另一件方面则是,丈夫阿奇尔不但没能给她安慰与体贴。

他反而真像阿加莎母亲形容的“太过英俊,易招蜂引蝶”,跟一位名叫南希·尼尔的女子,绝情地离开了阿加莎。

阿加莎和阿奇尔

也正是这一年,面对不忠的丈夫,阿加莎竟亲自上演了一部至今未解的悬疑剧。

12月3号,她驾车出门,但第二天只剩下一辆停在悬崖边上的空车,阿加莎凭空消失了。

那时的阿加莎已凭《罗杰疑案》一炮而红,她的失踪自然成了各大新闻的头条,整个社会反响巨大。

毕竟一位侦探小说的作家,现在竟成了小说中的受害者。

无论是警察还是普通的推理迷,都对这个真实的推理故事十分兴奋,纷纷介入调查。

据说当时有超过一万五千多名志愿者参加搜寻工作,连警方都出动了飞机进行全方位搜索。

然而10天过去了,所有人都没办法找到阿加莎,或者阿加莎的尸体。

如果妻子被谋杀,第一被怀疑的人肯定是丈夫,眼下阿奇尔便是最大的嫌疑犯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阿奇尔也不得不全盘托出他的不在场证据:他和情妇南希在一起。

这下子,阿奇尔这段出轨故事,自然也被媒体扒了个体无完肤,丑态尽出。

到12月14日,历时11天的搜索,阿加莎才在一家旅馆被发现,入住登记名字的正是阿奇尔情妇的姓“尼尔”。

有人猜测道,阿加莎的此举是为了报复不忠的丈夫,才伪装成死亡使阿奇尔获罪,再不济也能将他的丑行公诸于世。

不过阿加莎一生都未曾对此事作出详细解释,面对媒体的轰炸,她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现在火遍全球的《消失的爱人》,也有许多人猜测是在阿加莎失踪案的影响下诞生的。

阿加莎与第二任丈夫马克思

在这出闹剧结束后,阿加莎也与阿奇尔离婚,并乘上东方快车,开始一段说走就走的旅程。

在这段旅程中,阿加莎也遇到了他人生的第二段感情,比自己小14岁考古学家马克思。

1930年,阿加莎再次结婚,而这位考古学家也一直陪伴着阿加莎到终老。

阿加莎经常跟着考古学家丈夫四处旅行,写作

遇到对的人,阿加莎也开始进入创作的黄金时期,她30年代的作品就多达23部。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阿加莎担心自己无法在这场战争中幸存。

她为此立下遗嘱,预先为她笔下的侦探波洛先生和马普尔小姐安排好了结局,并将《帷幕》和《神秘的别墅》两部手稿锁进保险箱,等待着后人打开。

不过,好像世人还没读够阿加莎的书一样,她安然度过了二战,丈夫马克思也在1945年平安归来。

在之后的几十年里,阿加莎几乎维持着每年一部的作品推出,而且畅销不衰。

阿加莎的作品

相对那些同时经历过一战和二战的人,阿加莎要幸福得太多。

其实她自己并不太在意“推理小说女王”这个头衔,她表示只拥有眼前的幸福就够。

1975年,《帷幕》出版,波洛终于在世人面前完成了最后一案。

当时包括《纽约时代》在内的许多西方报刊,都争相刊登了波洛的讣告。

阿加莎笔下的虚构人物,也享受着一个真实且带有温度的送别仪式。

1976年,85岁高龄的阿加莎安详地与世长辞。

但是她的作品,却以另一种形式永远陪伴着我们。

因为几乎每一年阿加莎的作品,都会被翻拍成影视剧被搬上银幕。

分享到:

相关推荐

  • 0

    照片曾因宗教正确惨遭魔改,首个女菲尔兹奖得主死后终于“素颜”上头条

    说到伊斯蓝教女性,大家可能会想到一个拿黑色头巾包裹头部的形象。 一年前,网上曾流传过一张叫做也门小姐选美的照片,照片里姑娘们都用黑布包裹全身,只露出一双眼睛。 虽然调侃意味居多,但也能由此看出伊斯蓝教对女教徒外形的管束之严。 伊朗便是政教合一的典型范例,伊朗的女性在公...

  • 47611b0661676c1eccf0c25daecb006a_r

    当年汉字简化作下的孽,全都成了语文书里令人费解的知识点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当年语文试卷上那些匪夷所思的读音选择题。 下列各组加粗字读音相同的一组是: A.   干涉  干活  主干线  干燥; B.   发财  头发 千钧一发  发人深思; C.   尽量  尽善尽美  尽管  尽力; D.   硕果累累  拖累  危如累卵  累人; 虽说只是简简单单的读音...

  • 1947年5月13日,护校晋京请愿队伍准备启程

    近代史上最魔幻的上访,三千学生自驾火车自修铁路去南京,只为捍卫学校利益

    70年前,中华大地上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进入了第四阶段。 中国的教育界也因此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彼时的交通大学还没有西迁五立,也还没有以赛艇运动名扬世界。 上海交大校长带头赛艇 但却因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威震中华。 1960年,上海机电研究所的“T-7M”小型火箭发射成功,是中国最早...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ME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