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武器”竟被制成毒品,皮肤接触就能致死,上万人吸食暴毙

在止痛药大军中,现在最常用还数阿片类止痛药。

这对许多受慢性痛折磨的患者来说,是几乎离不开的救命药。

但这些用于治疗重度疼痛的阿片类药物,却有一定的成瘾性。

就是因为其成瘾性,本应是病人福音的药品,也能摇身一变成可怕的毒品。

从罂粟中提取的鸦片、吗啡、可待因、海洛因等,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毒品类型。

所以关于这些常规的毒品,缉毒剧的管制肯定更为严格。

然而,为了规避法律,毒贩们也山人自有妙计的盯上了那些“未经开发”的止痛药。

在阿片类药物中,就有一种相对陌生却又最强效的止痛药和麻醉药——芬太尼(fentanyl)。

它的药效是海洛因强50倍,在过去已经一步步埋进流行毒品的行列,受到政府的严格管制。

卡芬太尼

然而,芬太尼被禁了,不法分子却开始打起了芬太尼衍生物的注意来。

虽然卡芬太尼(carfentanil)和芬太尼只差一字,但其药效竟是芬太尼的100倍,海洛因的5000倍,吗啡的10000倍。

只要0.02克,就足以使一个成年人毙命。

0.02克是什么概念?大概只是一颗到几颗的家用食盐的量。

海洛因、芬太尼、卡芬太尼的致死剂量一览

然而这种如此丧心病狂的药物,现已迅速蔓延,成为新一代街头毒王

嗨是更嗨了,但吸毒者也死得更多更快了。

因为其毒效强劲,过量使用导致的死亡人数也呈暴增模式。

近年来已有成千上万人死于吸食卡芬太尼,其中还包括著名的摇滚歌星普林斯。

在美国及欧洲等地方,卡芬太尼已刷新所有毒品的记录,成为历史上最致命的毒物

普林斯·罗杰斯·内尔森被发现在电梯内猝死

那么卡芬太尼原来是个什么东西?查看其来源就能被吓一跳。

因为这种药物,根本就不是给人使用的。

卡芬太尼在1974年,首次被杨森制药成功合成*。

它虽然也是阿片类药物,但其他同类药物与它一对比就显得十分小儿科。

它可以迅速抢夺大脑中阿片受体,具有压倒性的效力。

*注:在这之前,效力没那么强劲的芬太尼已被成功合成,并被制成透皮贴片、“棒棒糖”等形式的止痛药。虽然芬太尼没有卡芬太尼效果强,但它当时已是最强的商业止痛剂。

杨森制药

毫无疑问,这种药效惊人的药物一面世,就立即引起了大众的顾虑和恐慌。

所以它的唯一常规用途,也只能作为如大象、熊大型动物的全身麻醉剂。

然而,即使用在如此庞大的大象身上,兽医都必须非常注意大象身上有无肺水肿和毛细血管出血的迹象。

为了防止大象丧命于这种可怕的药物,他们要经常观察有无粉红色的泡沫从大象的鼻子渗出。

除了大型动物麻醉剂外,卡芬太尼还有另外一个更让人恐惧的身份——化学武器。

2002年,车臣分裂武装在莫斯科大剧院劫持了8百名人质。

俄罗斯特种部队在与恐怖分子僵持三天无果后,竟将希望寄托于卡芬太尼身上。

当时一种气溶胶版本的卡芬太尼和药效没那么强的瑞芬太尼被混在一起,通过排气口送入剧院内。

莫斯科大剧院的混乱现场

僵局确实是被打破了,40名恐怖分子全部被击毙。

然而,在场的800多名人质也因卡芬太尼的药物作用全部陷入昏迷。

还是在大剂量纳洛酮(阿片类药物的解毒剂)的使用下,才得以唤醒大部分人质。

但让人沮丧的是,其中130多名人质却再也醒不来了。

因毒气导致的呼吸麻痹与衰竭,他们使用再多的纳洛酮都没用了。

在此次事件中丧生的人质

目前,卡芬太尼已被国际化学武器公约(CWC)列为禁品。

美国三防(核生化)前助理国防部长韦伯(Andrew Weber)就表示:“这就是一种化学武器,任何公司都不应该公开出售”。

因为高致死率和难以被发现等特点,卡芬太尼也经常被描述成刺杀的理想工具。

在莫斯科大剧院人质事件之前,巴勒斯坦哈马斯领导人哈立德·马沙勒就被遭到了此类暗杀。

当时他走在街上,一名以色列特工就拙略地朝他耳朵喷撒了芬太尼类药物。

哈立徳·马沙勒(还活着)

你可以能会疑惑,为什么要往耳朵里喷?

其实芬太尼类药物,恐怖就恐怖在可以轻易通过皮肤吸收。

在2010年,一篇发表在美国急诊医学杂志上的论文,就报告了首例此药物中毒的案例。

当时,一名兽医证打算镇静麋鹿来做结核病测试。

然而,他却不小心把卡芬太尼接触到了自己的脸庞。

不到两分钟,他就差点晕死过去。

幸好他在做此类麻醉时,手边都会备有一针解毒剂,才使他得以从中毒状态恢复过来。

加拿大缉毒警察在处理卡芬太尼现场

所以,缉毒警察在查获芬太尼类毒品时,都需全副武装出动,格外小心。

在今年10月份,加拿大一位警员在缉拿一位用锡纸吸食毒品的瘾君子时,就不小心接触该类药物。

这位警察当场就昏迷得不省人事,被送进医院救治。

现在美国人民也非常担忧空气中弥漫着的芬太尼类毒物。

因为在一些检查中,不少警察都已被发现在不知不觉中摄取了过量的芬太尼类药物。

毒贩打出来的卡芬太尼说明书

而且,现在不少“良心”毒贩,还会为此特意打出了药物警告

其内容和兽医行业标准相似:“你需要带上面具和手套来操作这些药物,不小心直接接触到药物会导致药物摄入过量。”

除此之外,毒贩也表示卡芬太尼只售予经验丰富、曾购买过的卡芬太尼用户。

而最魔幻的是,在出售卡芬太尼时,毒贩一般还会强制搭配一些“解毒套餐”

例如购买多少芬太尼,就要购买多少纳洛酮,以防接触者不慎中毒身亡。

盐酸纳洛酮注射剂

除了效果强劲外,卡芬太尼受追捧的一点还数其属于一种“策划药”,也称“实验室毒品”

顾名思义,也就是只需要有个实验室,就能实现纯人工合成

传统的海洛因,都需要首先种植罂粟,再将罂粟转变成吗啡,在吗啡之后才能产出珍贵的海洛因。

但制备芬太尼及其衍生物类的毒品,则完全不需要如此繁琐的流程。

所以,这也使得制备芬太尼和卡芬太尼的成本低得多。

在禁毒的大环境下,毒贩肯定也会偏向于这种易于生产、毒性更强、起效剂量更小的毒品。

这不但易于运输,同时也更容易卖个好价钱。

所以综合以上各个优点,不管这种毒品有多危险能害死多少人,都有毒贩跃跃欲试。

现在这种“化武级”的毒品,已走上了街头,成为一代街霸毒品。

就现在加拿大境内,死于芬太尼及其衍生物类毒品的人数,就一度超过了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数。

近几年来,美国芬太尼类毒品致死率迅速飙升

不过一般情况下,芬太尼及其衍生物是不会直接出售给吸毒者的。

它们大多以补充的形式,被掺入海洛因等毒品中出售的。

所以,许多购买海洛因的常客,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使用了这种“化武级”毒品。

这种混合型的街头毒品,也有一个比较传神的名字“灰色死亡”

灰色,是表示神似混凝土粉,而死亡,现在大家都有目共睹了。

灰色死亡

那么此类药物从哪里来?

相信很多人已从频繁的“中国绝命毒师”新闻中,嗅出了一点端倪。

是的,这类药物的原料也大多数来自于中国成千上万个秘密作坊。

虽然中国关于毒品的法律一直都是非常严格的,但“魔高一丈”的毒贩还是能找到法律的空子。

“法不禁止即可为”,在出事之前,购买原料和制造芬太尼在中国都是不受监管的。

依仗着现在互联网的便利,中国企业可以通过网站将此类药物销往全球。

但一般情况下,作为新精神活性物质,中国主要是将芬太尼类毒品的原料出口到拉丁美洲等地。

再由拉丁美洲的毒贩们加工成毒品,销往欧美等发达国家。

现在,为配合国际打击毒品,我国已作出了行动。

从今年3月起到现在,我国已经将23种芬太尼类物质列为管控对象。

这个数量比联合国规定还要多出9种,也比美国列入管控的20种多出了3种。

被装在墨水盒内来自中国的卡芬太尼,已加拿大海关拦下

然而,就算追在毒品后面围堵,新型毒品的发展还是快得让人难以想象。

目前已报告发现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共有700余种,远超国际管制250多种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数量。

但是就算把这些物质都禁了,嚣张的毒枭也还是能找到新的毒品配方,继续肆无忌惮。

毒品政策专家称之为“气球效应”,就像按一下气球,里面的空气并不会消失,而是转移到另一边。

当一类毒品供应被限制时,瘾君子和毒贩都不会就此罢休,他们反而是积极去寻找另一种毒品,来获得满足。

而下一种毒品,往往都会比上一种毒品药效更强。

这种恶劣的“良心竞争”,无时无刻都发生在毒品的世界里。

1999年到2014年每年死于阿片类药物的人数

就拿阿片类药物为例,在过去对吗啡成瘾的人,会转向药效更强劲的海洛因。

但在政府的镇压下,毒贩子则开始往海洛因中掺入更猛的芬太尼,制造出更嗨更便宜的产品。

在这两年里,连比芬太尼更恐怖,堪比化学武器的卡芬太尼,竟都成了流行毒品。

谁敢想象,比卡芬太尼更加致命的毒品出现时,会是怎样一种恐怖景象?

*参考资料

German lopez.How fentanyl became America’s leading cause of overdose deaths?.VOX.2017.10.12

Erika Kinetz and Desmond Butler.Chemical weapon fof sale:China’s unregulated narcotic.2016.10.07

分享到:

相关推荐

  • SDSDSD3

    首位制出纯碱的化学家,因大革命失去工厂被逼公开专利,抑郁自杀落得鲜有人知

      提起制碱工业,恐怕绝大多数人想起的都是课本里侯德榜的光辉事迹。   清华学霸留洋归来,破解了行业机密索尔维制碱法,却大方地公之于众。 此后他又独创侯氏制碱法让中国纯碱登上万国博览会,并揽获金质奖章。   侯德榜与塘沽永利碱厂 索尔维的传奇与侯德榜的...

  •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真正的法医,不会在电视剧里装蒜,只会在解剖室里流汗

    提起法医,恐怕多数人想到的都是经由影视作品艺术加工的形象。 明眼人总是笑称:法医又不是侦探,明辨是否全靠编剧。 电影《恐怖解剖室》 (2008)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法医往往需要翻山越岭、面对浮肿的尸体或是遍地的血污。 他们虽比不上影视剧中的法医们光鲜靓丽,但他们一样处变不惊、心...

  • 9c2f4aa9-106b-4633-a61c-d64b6bf0d26a_w_00600

    制造了无数恐怖事件,这位毒枭却被老百姓尊为救世主,竟还差点当上总统

    如何实现一夜暴富,除了中彩票外还有另一个办法——寻宝。 2015年,哥伦比亚的一名农夫就在一处田野里,直接挖出了10大桶现金,足足有6亿美金。 经警方推测,这巨额的现金正是世纪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留下的“秘密宝藏”。 巴勃罗是历史上最大的毒枭,极其夸张地曾靠贩卖可卡因登上了世...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ME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