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打的头套,但流水的,不只王尼玛

QQ截图20151215095711

王尼玛回英国老家看望狗狗的机会跟从前相比一定少了许多,因为,他花在中国的时间现在比英国多多了。所以,我才能在 WISE 大会上碰巧遇上他——一个精确的胖子。由于没有带头套,我无从猜测他是创始人,但见了创始人,想必就一定是某代王尼玛了。在人们认识王尼玛的有限生命里,暴漫一直都在做标准——这样才能 do more with less。除了现在每天能产生 3 万投稿的表情制作神器等工具外,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就连王尼玛那 “一口标准的机械声普通话”,很大程度上也是考虑到这种 “声效” 易于实现流水化作业的优点。上千亿次的王尼玛 QQ 表情推送,暴走漫画的即时更新,《每日一暴》的日更,以及《暴走大事件》的周播,…王尼玛很忙。王尼玛向 36 氪分享说,“平面类容都是用户生产的,视频类都是专业成员生产的。《每日一暴》动画化工作量很大,但 5 人的团队能做到日播。虽然 3 万份投稿里自然是万里挑一得适合采用,但足够了,比用 200 个编辑的效果要强。”

王尼玛明年都要上大电影了,“电影海报我们都想好了,暴走漫画拍大电影儿,爱看不看!” 这个强势 IP 的任性,是一贯的,“广告不能按我们的创意来的话,我们就钱退回去,可以多退 10%!”

铁打的是头套,但流水的,不只王尼玛

甚至,你能感到一些 “去王尼玛” 的意味——从暴漫目前的产品矩阵看,平台的意思越来越清楚了。这不禁让人脑补,做平台的种子王尼玛在 2013年 遭遇古永锵时可能就种下了,“优酷要做基础设施,你盖楼你赚钱,我们只收过路费”。

“假如有一百个大事件在平台里,这个平台不就搭成了吗?” 根据创业帮历史采访脑补王尼玛的脑补。

去王尼玛化,刚刚开始。

999 (1)

以上产品自己试用便明白,不赘述

对 UGC 这种神奇的生产力,我一直非常在意。因此问王尼玛,“你们接下会推出新的工具,赋予 UGC 更强的能力么?”

“会啊,我们会做直播。它从一个更好的角度捆绑 P、UGC,只要环节设置得好,能互动得起来,直播视频本身就是个游戏。”

是,依然是做 “头套”,做标准。如果你看过暴漫的一款新综艺节目——《脑残师兄》的话,你大概可以脑补出这档节目直播版的样子。每次节目都会有一个特定的主题,比如 “动漫”,或者就是一个字 “酸”,选手需要完成一些奇葩的答题任务才能闯关。

“你们看好哪个平台啊?”   “我们哪个平台都看好,哪个都保留意见,因为我是内容提供商,我不好站队。” 可以想见,“暴走拍” 自己马上也要跻身红海的直播大战了,不过,强势内容护体,永远都是做平台的不二法门。

正如王尼玛在 7 个城市设有不同的团队一样,运营风格也会因平台而异,简言之,平台不一样,主播调性不一样,王尼玛给我看了下手机里的一位妹纸,风格无限向 AB 靠拢,以后应该会放美拍上。

“你们有让用户付费的内容么?”

“有啊,电影就是。还有应用内付费的游戏,滴滴打人。打游戏送尼玛币,用户可以兑换辣条。我们很任性,有的用户来自村里,所以付的运费比辣条钱还贵…”

据任剑分享,三、四线城市的用户能占暴走用户的 20-30%。我很好奇,“如果两端的用户坐一张桌子吃饭,会是什么反应?”

“跟进澡堂一样,谁都不理谁,但都自得其乐。穷人富人都喜欢砍价,但穷人是生活所迫,富人觉得砍价有趣。

UGC 是众星拱月的基础,是互联网口碑传播的起点,我们需要尊重他们,满足队们的需求。我们经常会把暴走的家族明星请到漫展上来玩儿。”好有道理。最后,再替暴粉儿们一句,“你们电影的世界观复杂么?”“复杂啊,独立世界观,你一进来就会喊,‘我的妈呀,这 tm 什么鬼啊!”原创文章,作者:Chloe

分享到:

相关推荐

  • 0 (5)

    外交不靠手腕靠萌物?连硬汉普京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被萌到,估计是人类永远都逃避不了的宿命。 “洛伦兹美学理论”认为,“被萌到”这种感觉来源于演化心理。 面对婴儿无辜的大眼、胖嘟嘟的脸颊和笨拙的动作,人们无不解甲投降,纷纷被萌到。 洛伦兹认为,被萌到,可以激发成人的保护欲,使婴儿得到大人关爱,有利于成长。 然而现在的情况...

  • 4

    金融诈骗鼻祖2美元独闯美国,靠邮票狂骗800万

    生鲜O2O难做是行业内众所周知的事情。 但生鲜市场如此庞大,依然吸引着各种资本入驻,如“解决配送最后一公里”、“生鲜共享经济”等等的口号层出不穷。 早在2015年一家号称“生鲜界的阿里巴巴”的生鲜O2O电商企业——水果营行就以摧枯腐朽之势覆盖多个城市。 300余家线下体验店、充值2000送2000、投...

  • dambusters-wallis_671624n

    他自学成才制飞艇造飞机,研制出的炸弹竟能炸出6级地震

    自古以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没有人会记得住败者。可在某些不分胜败的领域,这个道理似乎依然适用。 我们都知道珠穆朗玛峰是世界第一高峰,但是很少人知道世界第二高的山峰乔戈里峰。 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 纵使乔戈里峰的攀登难度远大于珠穆朗玛峰,约有七分之一的登山队员在此峰丧生。 相...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ME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