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首尔|围棋记者:李世石给樊麾平反了

XTZB-fxqhmve9008365
  图注:3月9日,李世石在比赛开始前和DeepMind的创始人哈萨比斯握手,樊麾(后排中)则担任比赛的数子裁判。

巅峰对决,谁能笑到最后?

AlphaGo首局战胜李世石后,樊麾如释重负:5个月以来,终于有人开始理解他的感受,而且不止一个。

从去年十月败给AlphaGo之后,樊麾就一直觉得围棋界应该有所改变,但在那篇引爆了中日韩三国的论文把那场比赛细节公开之前,一切都只能是暗室里的装饰。他的几个好友只是听说樊麾知道一个大新闻,但他不能说。三个月后,论文公开,各种对职业二段实力的靠谱不靠谱解读又成了新闻之外的佐料。阴谋论甚至怀疑他被谷歌买通,直到李世石的首场比赛之前,新浪科技前方记者加入的一个媒体群里,还有人在支持人类的同时,不忘怀疑一下这是否是谷歌串通樊麾,甚至李世石的一场营销阴谋。

但至少在围棋界,樊麾的委屈一扫而空。比赛结束后,几位棋界的资深记者在一起小聚,名单里也有樊麾。资深围棋记者李哲勇见到他的第一句问候,就是“今天李世石给你平反了。”

在赛后发布会上,挤满了房间各个角落的韩国媒体,表现就像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一样。之前我们在和韩国同行交流的时候,不止一次地被诱导式提问,谷歌选择和韩国人比赛,是否证明了韩国的围棋水平已经超越了中国。但李世石认输的事实,似乎成了他们不能承受的重。

围棋界同样感到震撼,比赛刚结束,在国际媒体观赛室内观看比赛的美国围棋协会主席安德鲁就表示AlphaGo的行棋很像人类,甚至有几步棋看上去像是人类才会犯的错误。“但它力量很大(围棋术语,指战斗力很强),大部分情况下的决策都很棒。”

聂卫平对科技的看法也在赛后发生了180度的逆转。赛前,“棋圣”还认为电脑不可能战胜人类,机器能战胜人类的说法都是忽悠人。比赛结束后,国家围棋队领队华学明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刚刚收到聂老的短信:“要重新认识计算机了。”

除了推测AlphaGo到底是怎样思考之外,棋界记者小聚的主题,把聂卫平的短信也加了进来。李哲勇觉得“30年围棋从业者积累的骄傲今天崩溃了”:“围棋本身,还有衍生出来的行业,都要重新思考了。”他说时代变化需要围棋去深思和适应,这其中包括规则、教育、以及互联网行业特别青睐的词:生态。

樊麾摆弄着手里的咖啡杯,向在座的人打趣:“你们都不信我,现在有同感了吧。”

最有同感的可能是李世石才对。围棋选手比赛结束后,一般会和对手“复盘”——交流自己比赛时的想法。认完输之后,李世石习惯性地把手指向了棋盘上的一个区域,抬头才想起来对手是一个无法和人类交流的程序。好在思考这场比赛的不只是他一个人,全世界都在琢磨他到底输在了哪。樊麾五个月前经历了同样的过程,但相同的待遇直到两个月前,DeepMind的论文发表之后才到来。这其中更多的还是怀疑。

久违的认同感让樊麾变得健谈。一众棋界前辈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他已经开始思考今天的结果,能给围棋带来怎样的升华。“我们现在的一些围棋教育方式是正确的吗?”樊麾拿围棋人才培养来举例,但他似乎在反思中碰到了所有面对科技威胁的行业,都会碰到的难题。

“有的人只是把知道的教给学生,但这样够吗?”以AlphaGo的表现来看,这似乎真的成了摆在一些围棋从业者面前的问题。毕竟,机器在这方面,也可以做得很出色。“我们难道不应该用更合适的方法,让学生在适合自己的范围内,去得到提高吗?”

这场讨论没有办法结束。直到晚上11点,在咖啡馆店员提醒打烊之后,一行人才意兴阑珊地在门口告别,回到各自的酒店。在回去的路上,新浪体育的同事觉得樊麾今天就像一个哲学家,至于原因,是他说的一句话:“这是一个团队的集体智慧用科技的方式战胜了人类数千年的经验积累。”人和机器其实没有站在对立面上。“是人类战胜了人类。”

文:新浪科技

分享到:

相关推荐

  • tumblr_o65tesuXOy1v8c07lo1_500

    这些奇葩颜料出现之后,女王白了,拿破仑死了,梵高疯了

    我们从小就向往颜色丰富的世界,就连形容仙境也常用五彩斑斓、绚丽多彩这样的词汇。 这种对色彩天然的热爱让许多父母将绘画作为自己孩子的重点培养爱好。 虽然真正热爱绘画的孩子没有几个,但却鲜有孩子能抵抗一盒精美颜料带来的魅力。 柠檬黄、橘黄、大红、草绿、橄榄绿、熟褐、赭石、...

  • 活动行封面1080

    广州首届国际创客节开幕,大众直呼“过瘾”!

    5月20日,广州首届国际创客节——2017天英汇•IEF国际创客节在广州开幕。IEF国际创客节是每年一度针对国际创客圈展开的大型盛会,本届创客节是由SME、INNOTalk、中大创新谷、云珠沙龙和G-SICE校园直通车联合主办,吸引了来自国内外的科技爱好者、国际创客、重点科技企业代表等数千人集聚广州,共同见证了广州...

  • 10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经历过学生时代的人,或多或少都接触过科学实验。 一般实验耗时也不过就是一节课(45分钟),或是一个早上,又或者一整天。 但这只是因为教学工作理所当然得避开时间长的实验,真正漫长的实验往往需要几十年。 它们大都需要经历好几代人的努力,断断续续的坚持才能的出结果。 例如记...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ME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