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3G”数千亿投资打了水漂 中国移动开始规模关闭TD基站

145779358810623100_a580x330

近日传出消息,中国移动计划大规模关停TD-SCDMA基站,以集中资源支持其“加速4G发展”的重大战略规划。

可以预料,TD-SCDMA将很快退出历史的舞台。然而回顾中国移动在TD-SCDMA网络的发展,不得不称之为一次“痛苦的经历”。

TD-SCDMA是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3G技术,与之相对的是当时已经非常成熟的国际标准WCDMA与CDMA。2008年电信重组后,中国移动拿到了TD-SCDMA牌照,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则分别拿到了WCDMA牌照、CDMA牌照。

当时,全球WCDMA商用网络已经有254个,用户达2.87亿,2013年超过18亿;并且在终端方面,也有像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等成熟终端。更糟糕的是,连iPhone也不支持TD-SCDMA,后来中国联通也正是凭借“苹果”牌抢走了中国移动不少高端客户。

为了对抗竞争对手,中国移动“顶硬上”,加大投入快速发展TD-SCDMA网络。2009年年初中国TD-SCDMA仅有2万多个基站,用户总数不到42万,还称不上一张完整的3G网络。但到了2014年6月,TD-LTE基站建设规模已达70万个。

据当时中国移动宣布,TD-SCDMA用户数超过2.3亿,在全国高3G用户总数中占比达50%,成为“全球最大的单一3G网络”。

数字虽然亮丽,但这2.3亿用户里头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中国移动提供的丰厚补贴才购买了如大唐、新邮通等研发的低端机,实际上使用3G服务的用户并不多,是“拿着3G手机做2G的事”,不但没有给中国移动带来营收的增加,反而让其承担大额的补贴成本。

2010年,中国移动3G网络利用率为9.9%,2011年升至13.8%。

直到2014年底,已经发展五年多、号称拥有近2.5亿用户的TD-SCDMA网络数据流量占比仅有23%。而仅发展一年不到、拥有5000万用户的TD-LTE网络数据流量当时占比已达39%。

花费数百亿补贴终端,TD-SCDMA网络利用率却迟迟不能上升,这是让中国移动非常尴尬的事实。

因此在4G发牌两年多后,中国移动终于开始“甩包袱”,全面撤出TD-SCDMA。

电信行业研究者付亮便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经过两年的发展4G网络覆盖弱于3G的地点已经越来越少,网络流量也开始大量转移到4G,随着WiFi分流和TD-LTE覆盖进一步完善,TD-SCDMA的网络利用率必然进一步下滑。这时主动将用户引导到4G,并逐步将网络资源释放出来,是非常理智的。

据工信部1月25日公布的2015年通信运营业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2G移动电话用户减少1.83亿户,是上年净减数的1.5倍,占移动电话用户的比重由上年的54.7%下降至39.9%。4G移动电话用户新增28894.1万户,总数达38622.5万户,在移动电话用户中的渗透率达到29.6%3G用户减少8615.4万,已不足4亿。

在中国移动2015终端合作大会上,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慧镝表示中国移动已完成了超过100万个4G基站建设,同时2016年还将新建超30万个4G基站。

不过此前也有人曾批评,由于TD-SCDMA和TD-LTE没有任何的兼容性,中国移动必须新建大量TD-LTE基站才能满足4G时代的网络覆盖要求。

因此中国移动相当于用2000亿元的“收不回的投资”,换来了一张仅仅五年就停止发展的TD-SCDMA网。

但也有观点认为,没有TD-SCDMA网络的折腾,TD-LTE的建设步伐远没有今天这么快。不管怎样,即将退役的这张网络也算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分享到:

相关推荐

  • NewsImage_Hugh-Herr

    攀岩天才17岁失去双腿,重拾学业自制假肢,依靠科技再攀高峰

    一场意外,有的时候会夺走人的生命,有的时候夺走的是人的自由。 他们失去了双脚,被剥夺了自由行走、奔跑的能力,没得选择地戴上了假肢、坐上了轮椅。 对他们而言,假肢虽然赋予他们重新行走的能力,却也成为他们的一个雷区。 但有一种发明,在生理作用上足以媲美真腿。 这种发明能...

  • DSC_0375

    昔日世界最高大坝从未垮塌,却让2000村民死于非命,5个村庄无人生还

    意大利东北部小镇龙加罗内(Longarone)座落在风景秀丽的阿尔卑斯山区中,距离著名的威尼斯仅93公里。 1963年10月9日傍晚,劳作的人们陆续回到家中,这座传统的小镇也渐渐歇息下来。 然而到了次日清晨太阳升起时,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昔日的龙加罗内 几十米高的巨浪混合着泥沙冲毁了龙...

  • 微信图片_20170921190033

    疯狂科学家锯开自己的头颅,埋入电极窃听大脑,曾创造了首个“人脑机器”

    在历史上,拿自己身体做实验的科学家不在少数。 如喝黄热病患者呕吐的斯塔比斯、直接干了幽门螺杆菌培养液的马歇尔、还有拿导尿管插进自己心脏的福斯曼等。 这些对自己这么狠的科学怪人虽看似疯狂,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科学的发展。 马歇尔和福斯曼,分别获得了2005年和1956年诺贝尔生...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ME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