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位CRISPR科学家“承包小诺奖”,张锋终于和Doudna一起获奖了!

3月23日,2016加拿大盖尔德纳奖(2016 Canada Gairdner Awards)揭晓,授予了CRISPR和HIV/AIDS领域的7位科学家。

linfeng

3月23日,2016加拿大盖尔德纳奖(2016 Canada Gairdner Awards)揭晓,授予了CRISPR和HIV/AIDS领域的7位科学家。

盖尔德纳奖设立于1959年,是全球最受尊敬的医学研究奖项之一,共分国际奖、全球卫生奖以及怀特曼奖,为每位获奖者提供10万加元的奖金。据官网消息,截止目前来自15个国家的超320名科学家被授予了该奖,且有83人相继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The Canada Gairdner International Awards(5人)

该奖授予对医学作出创新贡献,增加对人类生物学和疾病理解的生物医学科学家们。今年的国际奖授予了五位CRISPR大牛,其中包括了我们非常熟悉的张锋、Jennifer Doudna、Emmanuelle Charpentier;另外2位科学家分别是杜邦公司的资深科学家Philippe Horvath以及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副教授Rodolphe Barrangou。

linfeng1张锋、Jennifer Doudna & Emmanuelle Charpentier

获奖理由:开发CRISPR-CAS用于真核细胞的基因编辑

在CRISPR领域,这三位科学家因学术成就、产业之争以及专利纠纷备受关注。在获奖方面,Jennifer Doudna 和 Emmanuelle Charpentier似乎一直领先一筹。两位女科学家先是在2014年荣获了奖金高达300万美元的生命科学突破奖,不久前还一起斩获了美国阿尔珀特奖(Warren Alpert Prize)。

目前最受关注的专利之争也进入白热化的阶段。本月上旬,据《科学》杂志报道,美国专利商标局主持召开了一项由法官评判组参与的评审会议,对Borad研究所和UC Berkeley的专利权主张进行审理和裁决。据悉,该评审会议于3月10日启动,或将为期数月。

linfeng2Philippe Horvath(左)、Rodolphe Barrangou(右)

获奖理由:建立并描述了CRISPR-Cas细菌免疫防御系统

事实上,Philippe Horvath与Rodolphe Barrangou也在3月9日荣获了阿尔珀特奖,两位科学家发现细菌通过一种被称为CRISPR的系统切掉入侵病毒的DNA特定片段保护自己,避免遭到病毒等病原体的破坏。

Philippe Horvath 1996年毕业于Université Louis-Pasteur,2000年获得细胞和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自2002年以来,Philippe大部分的研究工作与CRISPR相关,他是95项专利及专利申请的共同发明人,其中有62个与CRISPR的多种应用相关;是31篇同行评议文章的共同作者,其中22篇与CRISPR相关。

Rodolphe Barrangou是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副教授,他的实验室专注于研究CRISPR-Cas系统的进化和功能、在细菌分型上的应用、构建原核免疫力以及乳酸菌中Cas9介导的基因编辑在食品制造业方面的应用。自2005年以来,他发表了数篇与CRISPR-Cas系统及其应用相关的论文,还编辑了第一本CRISPR-Cas系统相关的书籍。

The Canada Gairdner Global Health Award (1人)

该奖授予研究进展对发展中国家的健康状况有重大影响的科学家。

201603250837484051Anthony Fauci

获奖理由:在理解HIV感染方面取得了许多开创性贡献,并以非凡的领导力为发展中国家带去了成功的治疗

Anthony Fauci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主任。自1984年被任命以来,他在预防、诊断和治疗传染病和免疫介导疾病方面发挥了良好的监督。同时,他也是NIAID免疫调节实验室的负责人,取得了大量与HIV/AIDS相关的重要发现,是其领域最常被引用的科学家之一。他是PEPFAR计划(President’s Emergency Plan for AIDS Relief)的主要发起人,该计划负责拯救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

The Canada Gairdner Wightman Award (1人)

该奖授予在医学领域作出杰出贡献的加拿大科学家。

201603250837586680Frank Plummer

获奖理由:对非洲HIV传播的研究取得开创性进展,领导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在SARS、流感和埃博拉疫情中发挥关键作用。

Frank Plummer是马尼托巴大学的特聘教授、加拿大公共卫生署Chief Public Health Officer的特别顾问;他于1976年获得医学学位,随后在南加州大学等大学学习内科医学和传染病学。Plummer博士在公共卫生和科学领域的工作成果是国际公认的,发表了超过375篇高影响力的文章。

文:生物探索

分享到:

相关推荐

  • timg

    论文被导师当众撕毁,成果被学界抨击打压,他蛰伏50年终被诺奖认可

    大约在70年前,20出头的杨振宁和李政道在芝加哥大学参加了一个天体物理学高级研讨班。 但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整个教室只有三个人。 除了杨、李两位学生外,第三人就是老师钱德拉塞卡博士。 李政道和杨振宁 虽然只有两位学生,但这位来自印度的钱德拉塞卡先生仍坚持备课上课。 无论刮...

  • 10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经历过学生时代的人,或多或少都接触过科学实验。 一般实验耗时也不过就是一节课(45分钟),或是一个早上,又或者一整天。 但这只是因为教学工作理所当然得避开时间长的实验,真正漫长的实验往往需要几十年。 它们大都需要经历好几代人的努力,断断续续的坚持才能的出结果。 例如记...

  • a7dfc3893b9c21680d5fa4c6d60957de_r

    浑身鳞片,面目狰狞?你对恐龙的印象可能全是错的

    20多年前,一部伟大的科幻电影《侏罗纪公园》在美国上映。 虽然电影没有取得什么特别高的成就,但其中的恐龙形象却深入人心。 尤其是反派霸王龙更是掀起了一阵恐龙崇拜热潮。 出于对武力的渴望,哪个男孩子小时候不崇拜几种威猛的恐龙? 侏罗纪系列的新作《侏罗纪世界》 “我有知识我自豪”的超威...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ME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