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 > 1933年5月5日,无线电天文学诞生

karl_jansky_v

  无线电天文学的诞生

  贝尔实验室的央斯基(Karl G. Jansky, 1905-1950)在记者采访之前再一次仔细检查手中的资料,毕竟他这篇论文的主张实在太过大胆了!

  贝尔实验室是他大学毕业的第一份工作,他被交付的任务是查出干扰无线电通讯的背景杂讯,因为AT&T要用短波提供越洋电话服务,务必得解决杂讯干扰的问题。央斯基花了两年的时间亲自设计建造,终于在1930年完成一具专门接收20.5 MHz电波的巨大天线:长30米、高近4米,远看倒像是莱特兄弟的滑翔机翼骨架。最特殊的是下面装了四个汽车轮胎,可在圆形轨道上旋转,以精确定位出讯号方向。他的同事还因此戏称它是「央斯基的旋转木马」。

jansky_antenna_hi_res

  经过近两年单调却费神的倾听、纪录与分析,央斯基大致搞清楚了杂讯来源,除了人为因素之外,背景杂讯不是附近的雷雨就是远方的雷雨。但有一种来历不明的讯号,每天涨落一次;他原本以为是太阳辐射,但几个月后,这个讯号源方位却越来越远离太阳。他进一步发现它其实不是间隔24小时,而是23小时56分钟,刚好是地球相对于远方恒星的自转周期,这意味着讯号源肯定不是太阳,而是更遥远的天体。经过更精确的观测后,央斯基认定这个无线电波来自人马座方向的银河系中心!

  1933年的今天,纽约时报以头版报导了央斯基的发现,引起广泛的注意,毕竟在此之前只知有宇宙射线与宇宙辐射,从未听闻天体也会发射无线电波。而对天文学家而言,这意味着除了光学望远镜,也可以用无线电望远镜观测天体,一窥壮阔瑰丽的远方星系、天体的诞生与衰亡、乃至百亿年前的宇宙样貌,因此这一天可说是无线电天文学的滥觞。

  只是当时正是大萧条时期,求得温饱尚且不及,如何顾及遥远的天体?因此央斯基原本希望建造直径30米之碟型天线以深入探测此讯号源的提案被否决,天文学界也无多余经费可以进一步研究。四年以后,才有业余无线电工程师雷伯(Grote Reber)在自家后院作出第一台无线电望远镜,证实了央斯基的发现。无线电天文学的进一步发展得等到二次大战结束以后了。

  1964年,央斯基的两位后进彭齐亚斯(Arno Penzias)和威尔逊(Robert Wilson)用贝尔实验室的无线电望远镜发现大霹雳的余烬──宇宙背景辐射,因而获颁诺贝尔奖。只可惜央斯基英年早逝,无缘得见他开启的无线电天文学开花结果。如今我们以他的姓氏作为天体无线电流量密度的单位;由27个碟型天线组成的超大阵列天线(Very Large Array)也于2012年改以他的姓名命名,以表彰他的重大贡献。

分享到:

相关推荐

  • 6603_25978

    农药滥用,害虫成灾,他以虫治虫守护了南中国的田地,被誉为生物防治之父

    近两百年来,人类的科学技术高速发展,对自然的控制和利用也愈演愈烈。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并不了解自然,但却觊觎它强大的力量。 人类的所作所为在剧烈地改变环境,气候变化,生物入侵,生态破坏…… 气候变化凭借媒体的力量已经引起了全人类的关注。 物种入侵也因为中国吃货叫嚷着“...

  • 10

    他们为一个实验坚持了86年,却只换来搞笑诺贝尔奖

    经历过学生时代的人,或多或少都接触过科学实验。 一般实验耗时也不过就是一节课(45分钟),或是一个早上,又或者一整天。 但这只是因为教学工作理所当然得避开时间长的实验,真正漫长的实验往往需要几十年。 它们大都需要经历好几代人的努力,断断续续的坚持才能的出结果。 例如记...

  • vangogh_color and black and white

    色盲曾是超能力?人类远祖靠它度过了恐龙时代,如今却成了最高发的遗传病

    “原来你是红绿色盲(色弱)啊?!” “那你看国旗是什么颜色的?还有宝强的帽子是什么颜色的?” 这是一个色觉认知障碍者常常要面对的情景。 天知道他在决定公开这个秘密的时候经历了多久的挣扎。 很多人对色盲或色弱有着不小的误解,虽然关于色盲症的研究早在两百多年前就已经出现了。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ME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