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科技创业的驱动者

谷歌想拿160万病人数据去学习“治病救人”

谷歌想拿160万病人数据去学习“治病救人”

图片来自卫报

  英国《卫报》近日的一份报道透露了谷歌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新动作:谷歌旗下的DeepMind与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信托机构达成协议,允许访问NHS旗下三家医院约160万病人的医疗记录。

  这并非谷歌首次进军医疗健康领域。早在今年2月,就有消息披露DeepMind与NHS达成合作,将要推出两个APP协助医护人员。其中一个应用叫Streams,用来帮助医生监控急性肾衰竭病人的身体状况,以在紧急情况下加快诊断,跟死神抢时间;另一个叫Hark,这个应用早从2010开始就由伦敦帝国学院的团队开发出来,致力于帮助医生护士整理医疗信息,摆脱手写处方等杂乱无章的方式。

谷歌想拿160万病人数据去学习“治病救人”

谷歌推出的应用Streams,图片来自DeepMind。

谷歌想拿160万病人数据去学习“治病救人”

谷歌推出的应用Hark,图片来自DeepMind。

  而差不多同一时间,国内的民众还陷在声讨百度、声讨部队医院的舆论中。有人评论称,谷歌在医疗+互联网领域的积极行动,和中国的百度热卖莆田系广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好吧,总是拿百度和人家谷歌比,咱们是不是玻璃心重了点?

  看起来,谷歌的AI技术要打败的早已不仅仅是围棋大师了——而是人类了。不过,在大洋彼岸对于谷歌DeepMind进军医疗产业的评论也并非都是看好,来看看负评怎么说?

  目前大多数业内人士的担忧集中在两方面:个人隐私和(人工智能)技术缺陷。

质疑一:获取大量数据,安全吗?

  尽管DeepMind处处强调针对肾衰竭这个病症,但有人担心这个开放的数据库能够让DeepMind去研究更多——远不止肾衰竭。此外,英国民众早就对NHS的数据安全怀有隐忧,NHS最初推出的一项care.data方案的上线就困难重重。2014年,英国政府也曾迫于民意压力叫停了一项建立英国统一医疗数据库的动议。

  一本叫做New Scientist的杂志获得了DeepMind和NHS的这项秘密协议的内容。协议内容显示,他们拿到的数据远不止是肾病患者的记录,而是三所医院所有病人的数据。

  DeepMind方面称,为了让Streams发挥作用,必须建立全部病人的数据库;支持者也为其背书,认为基于足够数据的挖掘才能让DeepMind判断病人是否处于某些疾病的早期、只是还没发病。这简直是实现了每个医生的梦想——预防胜于治疗!

  一场AlphaGo和围棋冠军的对决,让所有人都明白,DeepMind的强项是从海量数据里理出复杂的模式,英国NHS提供的数据堪称这种“深度学习”的金矿。但问题是,在这个数据宝库里,与医院有关的所有日常活动,包括病人曾经去过哪里、什么时候有哪些访客、乃至放射记录等,通通一览无遗;除了实时的数据,DeepMind也能获取急诊室、重症护理、事故等的历史记录。

  唯一的安慰是,《卫报》的报道透露,DeepMind和NHS签下的这份协议会在2017年9月到期,“在此日期前所有数据都将存储于英国境内的第三方机构,协议期满后谷歌则需要将数据删除”。

  不过,「删除」两个字在互联网时代早已失去意义。

谷歌想拿160万病人数据去学习“治病救人”

这些存档的数据中甚至包含病人的全名。图片来自《卫报》

  谷歌和苹果,两大巨头在医疗健康应用方面的建树值得称赞,生物医学领域利用机器学习进行药物研究也并非新鲜事。但美国人的担忧不无道理:现在这些数据要落到世界上最强大的公司之一谷歌的手上,谁能保证TA不会在一段时间后垄断医疗健康行业?科技巨头们往前发展数据科技的前提,就是我们普通人得先把隐私权放一放?

质疑二:到底会不会引入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重新把一个问题带回我们的视野:如果程序能够自我修正并往前推进,是不是就很快能够超越人类智能,甚至带来人类的末日?

  当然我们离那一天还远得很,也有人说这种过分的外推只是荒谬之谈。毕竟,人类也能把上线几小时就变成“不良少女”、发表歧视言论的Tay随时下线(编辑注:3月微软在Twitter上发布的人工智能机器人Tay刚上线就被人类彻底“教坏”,逼得微软不得不让Tay暂时“下岗”)。

  连最初投资了DeepMind的马斯克都认为,正是这种担心促使他开始正视并对潜在的危险有所防备。还记得马斯克在去年12月发起的非盈利项目OpenAI吗?然而,谷歌和NHS这份协议,跟马斯克OpenAI倡导的「公开研究成果」的倡导却正好相反!或许是出于某些商业原因,DeepMind的所有研究是保密的。

  进一步让大家生疑的是,当谷歌在2014年以四亿英镑收购DeepMind的时候,就建立了一个人工智能道德委员会,但这个委员会至今都是科技界的最大疑团之一,因为两家公司都拒绝透露委员会有哪些具体成员。

  ibtimes的观点认为,DeepMind想要“鲸吞”大量的病人数据正是因为人工智能需要数据来学习。如果这些病人能时刻被告知研究进度以及为什么要研究,他们才能在了解的前提下做出选择,如果他们觉得谷歌带来的威胁大于益处,应该有权利对谷歌说“NO”;如果DeepMind坚持“地下”操作,显然病人也应该有权利选择退出。

  我们应该允许争议的存在。或许,DeepMind官网上的这句介绍能够聊作安慰吧:作为一项早期的试验性项目,Streams没有使用人工智能。当然,现在决定到底会不会用到AI还为时尚早,但我们都对前景非常兴奋。

文  钛媒体

分享到:

相关推荐

  • 微信截图_20160912175144

    SME助力|中国声谷·人工智能产业高峰论坛

    点击活动详情,报名参加活动

  • Use R

    R语言中的t检验丨数析学院

    问题 在R中,我们如何检验从总体中抽样得到的两组样本是否有不同的均值,或是通过总体中的某一组样本检验总体均值与某一理论均值间的差异。 指南 示例数据 我们选择内置的sleep数据集作为示例数据。 接下来,我们将sleep数据集处理为宽数据;在之前发布的教程中,我们曾谈到过数据集长宽转换的方法...

  • a79af40bf1086d5196d9a5ee4ae1c1c5

    鼻子拯救膝盖? 鼻软骨或可嫁接膝盖软骨

    对于膝关节受伤的人而言,最有希望的新软骨来源可能是他们的鼻子。 瑞士医生首次将取自鼻腔的软骨嫁接到膝盖严重损伤的患者身上。众所周知,膝盖连接组织撕裂会引发疼痛,甚至骨关节炎。 现在,医生能使用特定手段修复软骨:移植或注射取自尸体或患者自身健康部位的膝盖软骨细胞。或者他们会在骨...

  • 504389984211516935

    肯尼迪航天中心SpaceX发生爆炸,马斯克遭遇人生的危机时刻

    爆炸现场 就在美国东部时间9月1日上午9点07分(北京时间9月1日晚9点07分),一枚SpaceX 公司“猎鹰9”号火箭在发射台上爆炸。爆炸完全摧毁了火箭和其运载物。 据来自肯尼迪航天中心的消息,爆炸发生在40号发射场,该发射场原计划将与本周六发射SpaceX公司载有卫星和国际空间站补给品的火箭。 40号发...

  • e7f0b435-c04c-447b-b823-87da57023623

    火箭直径为何只能是3.35?原因竟和马有关

    我国最大的火箭直径是3.35米,而且不管火箭怎么改变,都不会超过这个宽度。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奇怪的数据呢?火箭的直径,说起来竟然还和马有关。 我们都知道,火箭的直径和它的运载能力相关。也就是说,如果火箭需要运输更大的载荷,就要直径更大、箭体更长。这样的想法在理论上没错,但在现实中却受到...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ME 前沿科技创业的驱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