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药可救的超级细菌”真的没治吗?说法有些夸大

  打破砂锅

  周末,一个号称让所有抗生素药物都束手无策的“超级细菌”,扰动了人们的神经。

  26日,美国微生物学会刊物《抗菌剂与化疗》报道了美首例人感染携带MCR-1基因的大肠杆菌病例,文章称这种携带MCR-1基因的大肠杆菌E.coli MRSN 388634对黏菌素具有耐药性。

  有媒体报道,由于抗菌能力强,黏菌素被视为抗生素中“最后一道防线”,这一发现似乎预示眷能对抗所有抗生素的细菌再次出现了。“无药可救”成了这条热搜最醒目的标志,事实真的如此吗?

  是耐药菌不是超级菌

  这种基因是什么?“MCR-1是一种可以让细菌对黏菌素产生抗药性的新基因,其他国家也有报道发现。这种基因还存在于一些可能引发流行病的细菌样本中。”解放军第302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副主任秦恩强向科技日报记者解释。

  2015年,MCR-1基因由华南农业大学联合中国农业大学等国内外科研团队首次报道,他们从生肉和动物上发现了携带MCR-1基因的大肠杆菌菌株,研究成果发表在英国《柳叶刀》杂志的传染病子刊上。科技日报记者采访到该研究成员之一、华南农业大学副教授黄显会,他表示“超级细菌”对所有抗生素都耐药的说法不准确,它只是一种多重耐药菌而已,说“超级”则有些夸大。

  《抗菌剂与化疗》杂志的文章同样谈到了这一点。文章指出,E.coli MRSN 388634的质粒中编码了包括MCR-1在内的15种耐药基因,但E.coli MRSN 388634并非对所有抗生素都不敏感,比如它的质粒上就没有发现

  碳青霉烯酶。所以,对于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它无力抵抗。

  黄显会谈到,目前有多种药物可以抗击MCR-1,而公众对于这种耐药基因的恐惧主要来自于它的传播性。MCR-1位于质粒之上,质粒是基因中常见的一种运载体,它是一种可以在不同细菌之间传递的遗传元件。一种细菌,可能一开始并不具有对某类抗生素的耐药性,但通过质粒的传播,从别的细菌那里后天获得了MCR-1基因。“倘若一个携带MCR-1的细菌又有其他的耐药基因,并对所有药物耐药,那么就可能真的无药可用,成为一个超级耐药菌。就目前来看虽然已有28个国家宣布发现了携带MCR-1基因的细菌,但是超级耐药菌的数量极其有限,大家不必过度恐慌。”黄显会说。

  都是被抗生素“惯”出来的

  据黄显会介绍,现在黏菌素主要用于抗击革兰氏阴性菌,而以前对付这种细菌的还有其他类药物,但后来由于阴性菌耐药性变强,只能求助于老药黏菌素。

  早在上世纪50年代,黏菌素就开始使用,然而由于对肾脏有很大副作用,只有在很多细菌都已产生抗药性的情况下才会在人体使用。多年来,科学家认为这种剧毒性的抗生素不会出现游离传播性抗药性。“它是一种古老的抗生素,是我们所剩唯一能对抗‘噩梦细菌’的抗生素,”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托马斯·弗里登26日说,“但现在,我们正面临进入后抗生素时代的危险。”

  黄显会介绍,在我国黏菌素属于兽医用药,而在饲料中滥用抗生素则可能会造成耐药菌的产生。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教授王华也指出,耐药的出现是自然规律,但大规模发生及扩散则是人为错误。“目前我国在抗生素使用上存在有滥用的问题,尤其是饲料中添加抗生素危害很大。但新的科学证据表明我们大多数时候还把抗生素用错了,现在发现最常用的口服抗生素可能在导致耐药快速攀升方面起了很大作用。口服抗生素直接导致肠道微生物菌群大量耐药,富含耐药菌的粪便又进一步污染水、土,经食物再次进入人体。现在我们将口服改为注射,已经在动物模型中取得大幅度降低耐药的成果。如果继续以错误的方式使用抗生素,即使有新药问世,也很快就会有耐药产生。”

  王华说,近年来涌现的科学证据充分表明抗生素耐药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多重危险因子导致了今天的局面,因而仅仅限制抗生素使用不仅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反而会引发其他未曾注意到的影响人类健康及农业生产的问题。中国不仅人口居世界第一,还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水产、生猪和禽蛋养殖业。

  王华指出,近年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由于滥用抗生素造成食品链中的耐药问题及相关研究也时有报道。然而由于缺乏相应知识,在畜牧业和水产养殖中大量应用动物性饲料及有些本身就是耐药菌的益生菌以替代抗生素不仅无助于解决问题,反而加速了问题的扩散及大范围的环境污染。同时,细菌耐药问题近年快速攀升,很多方面已超过欧美。而国内现有耐药检测,科研体系大多还是沿袭欧美传统,专注于少数致病菌研究,不能及时、准确反映耐药问题现状,无法揭示多重危险因子,因而不能有效控制问题的产生及蔓延。所以尽快开展以微生物菌群为着眼点的创新耐药研究是当务之急。

  谁是“超级细菌”的易感者

  既然这种耐药菌已经出现,我们会不会感染上呢?

  黄显会指出,MCR-1主要存在于动物的排泄物中,在屠宰、饲养的过程中则可能使病菌接触到周围的环境。“如果MCR-1进入我们的食品、水源或土壤,那么人就有感染的危险。”

  但资料显示,MCR-1虽然在动物中的检出率相对较高,但是在病人中的检出率还是很低的。但动物中MCR-1的检出率较高,确实存在通过食物链等途径传播给人类的风险,病人中检出率将来会不会增加也还有待继续监测,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

  秦恩强表示,目前抗生素药物的研发速度赶不上细菌产生耐药的速度。在这种情况下,要特别注意合理使用抗生素,避免滥用。“由于目前对该类细菌的流行状况尚不清楚,无法给出更为针对性的预防建议,大家多多注意个人卫生,养成良好的生活方式和作息习惯。”秦恩强说。

文  科技日报

分享到:

相关推荐

  • 1

    神奇女侠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神奇博士“居然还发明了测谎仪

    神奇女侠是历史上第一位超级女英雄,与超人、蝙蝠侠并驾齐驱,被称为的“DC漫画三巨头”。 超级英雄都有属于自己的超级武器,但神奇女侠的武器却比较奇特,名叫“真言套索”(Lasso of Truth)。 顾名思义,除了能在战斗中作绳鞭武器外,它最奇妙的设定莫过于只要被其套住,无论是人是神都得吐露真言...

  • 1

    美容保健品竟用上诺奖成果?何止是虚假宣传甚至还引来不治之症!

    诺贝尔奖,向来代表着对人类贡献最大、最顶尖的科学。 而每一年的诺贝尔得奖项目也几乎揭示着该学科研究的方向与未来。 其中护肤与保健产品行业,就总是走在时代的最前端,甚至乎超前。 它们总能凭借着起敏锐的商业嗅觉,拿诺奖来作卖点、做文章,不断宣传各种应用了“诺奖技术”的“高科技...

  • 1983i.75-600w

    两次独揽诺奖的天才,晚年竟走火入魔煽动民众一起迷信维生素保健

    科学发展并非朝着真理直线前进,种种错误反而成为人类做出种种突破的催化剂。 但也并不是所有的错误都具备催化剂的属性,有些错误它能够进化为更大的错误。 十九世纪有一位改写了化学史的伟大化学家,他叫做鲍林。 作为一个诺贝尔奖双料得主,他不仅是一位天赋秉异的化学家,更是一位世界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ME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