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丝时代”,看蛛丝如何大显神威


 

内容摘要

蜘蛛织网不仅效率高,而且耗能少,许多蜘蛛能反复吃掉旧网,吐出新丝来对它们进行翻新。蜘蛛在自然界已经生存了几百万年,我们能从它们那里学到的东西太多了。

 

09B58PICPWg_1024-

蛛丝是一种非凡的材料,虽然极其柔软,但一磅蛛丝与一磅钢材对比,蛛丝强度远远超过钢材。蛛丝被吐出时是一种液体蛋白,很快凝结成固体,被织成多种结构的网。蜘蛛织网不仅效率高,而且耗能少,许多蜘蛛能反复吃掉旧网,吐出新丝来对它们进行翻新。

牛津大学动物学家弗里茨·沃莱斯研究蜘蛛已有40年了,他希望造出具有蛛丝般神奇性能的丝,用在医疗护理、移植和再生医学领域,更好地服务于人类。早在1976年,沃莱斯发表了第一篇关于蜘蛛的论文,随后又发表了一系列突破性研究,探索蛛网的独特性质和功能。为了实地研究更多蜘蛛,他跑遍了世界,包括巴拿马群岛和巴布亚新几内亚,跟踪具有罕见特性的外来物种。

12e58PIC5bv_1024

丝材料可用在缝合、支架和移植中,大量移植体可以用这种生物医学材料来替代。韩国组织工程与再生医学学会秘书长Insup Noh教授说:“在许多医疗程序中,使用真丝将成为标准规程。真丝材料已被批准用作生物原料,与其他新出现的聚合生物材料相比,这是个很大的优势。”

目前,丝集团和沃莱斯的团队正在研究自行车头盔、飞机板和军队制服,同时他们还在研究蜘蛛为何能以超高效率吐丝织网,以改进工业制造。随着合成蛛丝衣物越来越受欢迎,它还可作为一种新型的污染传感装置。

经过40年的快速发展,沃莱斯觉得目前的研究还只在表面。“蜘蛛在自然界已经生存了几百万年,我们能从它们那里学到的东西太多了。”

58D58PICGhg_1024

自古希腊开始,人们就有用蛛网清理伤口的传统,认为这样能止血,预防感染。沃莱斯对这种做法进行了实验。他们用蛛网贴缚在多种动物伤口上,发现蛛丝能和组织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沃莱斯说:“蛛丝天然具有生物相容性,所以伤口并不排斥它。”蛛丝还能生物分解,这表明缚在伤口上的蛛丝是随着伤口愈合被组织吸收了。“即使是从蛛网上取下来的不太干净的丝,也有愈合伤口的功效,不需要事后除去它们。”

沃莱斯对蛛丝成分进行分析后发现,蛛丝蛋白有着独特的排列模式,这种特殊蛋白质结构是高强度和韧性的源头,使其能抵抗压力和变形。沃莱斯发现,金圆织网蛛(Golden Orb Weaver spider)能吐出7种不同类型的丝,各有不同用途,其中用于悬挂的牵引丝强度最高。以这种牵引丝为模型,有望开发出一种新的生物医学移植体,拥有蛛丝那样的超高强度和承受力,作为传统移植体的替代品。

38R58PICghw_1024

但沃莱斯指出,这要解决生产供应的问题。因为要大量制造蛛丝是不可能的,蜘蛛是食肉族,无法大规模饲养,麻醉它们一次也只能抽取一根丝。为此,他们把目标转向了蚕丝。人类养蚕生产丝绸制品已有5000多年历史,通过工业化饲养,每年生产的蚕丝可达15万吨。但美中不足的是,蚕丝的强度不如蛛丝,还含有一种有毒的胶,用于医疗手术并不理想。

沃莱斯成为牛津大学丝集团总裁后,发现了一种野生的蚕,吐出的丝和蛛丝蛋白结构很相似。他对这种蚕丝蛋白进行了基因测序,并与蜘蛛牵引丝的蛋白结构进行了对比,然后将蚕丝溶解,除去其中有毒的胶,再重组为一种高强度的清洁材料,命名为Spidrex(蛛蚕丝)。丝集团的这一成果吸引了大量商业人士的兴趣,为此沃莱斯创立了牛津生物材料纺织公司,开发蛛丝的商业化应用。

以蛛丝和转基因蚕丝为基础的医疗领域充满了各种可能,几乎每天都有论文发表,探索丝材在再生医学中的应用。世界各研究团队正在利用一系列创新技术开发新型材料。比如,把蜘蛛DNA插入山羊体内产生转基因羊毛,甚至插入酵母菌,让人们能用酵母菌纺丝。

文   人民网

分享到:

相关推荐

  • 12

    史上最腹黑病毒,18个月感染世界1/4人口,搞死3000万人,至今仍在变异!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欧洲历史上破坏性最强的战争之一。 这场大战中,人类创造了许多个“首次”,如首次坦克战、首次毒气战、首次重机枪屠杀战以及超级重炮的首次登场。 这些深深反映出人类在战争领域的“强大创造力”。 马克沁重机枪 历史书为了世人牢记这些血和泪筑成的“创造力”,总不吝篇幅地...

  • 0000

    “爱因斯坦二世”8天编出一篇论文,顶级期刊畅通无阻,诺奖得主全力支持

    这世上什么都能骗,骗财、骗色、骗名声。 出门在外、行骗为本的人都要讲究个唬得住人。 好比遇到要招魂抓鬼的老人,先给他表演两手赤手探油锅、招魂大法。 样子上过得去,再谈条件也就不难。 这些常见的骗子都是骗知识水平不高的人,聪明点的就不容易被唬住。 但曾经声名鹊起的扬·...

  • timg

    论文被导师当众撕毁,成果被学界抨击打压,他蛰伏50年终被诺奖认可

    大约在70年前,20出头的杨振宁和李政道在芝加哥大学参加了一个天体物理学高级研讨班。 但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整个教室只有三个人。 除了杨、李两位学生外,第三人就是老师钱德拉塞卡博士。 李政道和杨振宁 虽然只有两位学生,但这位来自印度的钱德拉塞卡先生仍坚持备课上课。 无论刮...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ME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