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帽猴也能造出小薄片 或质疑古人类石器?

19日发表在《自然》上的文献发现僧帽候也能在无意间制造出与古人类相似的石器工具,这或许让人重新思考那些古人类石器是否真的是人类制造。

undefined

我们曾以为工具的使用是原始人类进步的一大步,使用那些看似粗糙却无比奇妙的石器,让我们开始了文明。但于本月19日发表在nature上题为《野生猴子制石器》(Wild monkeys flake stone tools)或许会打破我们这一认知,让我们重新思考那些以为的人类制品真的是人类制造吗?

考古学家Tomos Proffitt正在仔细检查一系列石制文物,他认为某些石英片应该是生活在两三百万年前的东非人制作的石器。但是其同事也就是带回这些石片的Haslam却告诉他,这些石片是这两年内由巴西僧帽猴鼓弄出来的。Proffit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他从博士论文就在观察这些人造石器,他认为这些石片完全就是人造的啊。

于是都在牛津大学工作的Proffit和Haslam,领导小组对这些石片进行了详尽描述,文章于10月19日发表在《自然》(nature)杂志上。

研究人员发现,僧帽猴会在无意中将岩石磨成灰。这让某些科学家不禁怀疑到一些我们认为是人造石器,甚至如在肯尼亚发现的距今330万年已知最古老的石器文物,实际上可能并非人类的杰作?

同是牛津大学的灵长目考古学家Susana Carvalho对这项研究称赞道“这是一项里程碑的研究。实际上,这些僧帽猴是在无意间创造了被称为石器的工具。”

制造工具

已经有研究发现数种灵长类动物都可以使用原始工具。当灵长类科学家简·古德尔称黑猩猩能够使用棍棒来收集白蚁,古人类学家路易斯·利基对此回应道“现在我们必须重新定义工具。重新定义人类,否则我们就要接受黑猩猩也是人类一员”。

而僧帽猴无疑是动物世界当中最善于使用工具的动物。在巴西卡皮瓦拉山国家公园中,卷尾猴用石头砸坚果。

在2005年,科学家首次发现僧帽猴能够独特地使用石头。紧挨着一个饱受侵蚀的悬崖,僧帽猴会捡起一块石英石,与另一颗石头猛烈的反复撞击,然后僧帽猴则去舔落下来的灰。Proffit认为僧帽猴或许是需要石英石当中的矿物质,以保证其肠道健康,又或者仅仅是因为它们喜欢这个味道。具体的原因尚不可知。

曾经有研究检查了这些断裂的石头的尺寸和形状。但这些石头形状较大,在Haslam之前,并没有人关注过那些较小的石头。而在Proffit眼中,这些石头像极了利基和同为古人类学家的妻子对小薄片(flakes)的描述。回到250万到170万年前,科学家们认为奥尔德沃文化时期的石器是在砧板上斜角捶打锤状石头,从而得到尖锐的小薄片。据推测这些小薄片是用来解剖动物的。

揣测动机

僧帽猴制作的石器工具中,大约有一半与奥尔德沃文化中的斧子工具相似。有些小薄片就像从同一块锤状石头上脱落下来的,“但这本应该只发生在人类社会“。Proffit只能强调僧帽猴是在无意间制作这些工具的,尚未有证据证明它们会使用这些小薄片,它们只是单纯得打击两块石头。

当然他毫不怀疑奥尔德沃文化在人类文明进展中的意义,因为这些石器工具是在人类居住地发现的,而且还有其它证据表明该文化的存在。但Proffit警告到对更早的对古人类使用石器的发现就应当谨慎了。当没有其他证据时,单凭石器并不能证明古人类的存在。毕竟古猿类和其他猴子可能和僧帽猴一样也会制造工具。

同行中有人对此研究赞誉有加,但也有质疑。来自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古人类学家Bernard Wood承认他相信,也许猴子无意间弄出来的石器和人类制品很相似,但他却不认为这项研究对古人学研究有什么影响。

文  网易科技 编译:王五人

分享到:

相关推荐

  • tumblr_o65tesuXOy1v8c07lo1_500

    这些奇葩颜料出现之后,女王白了,拿破仑死了,梵高疯了

    我们从小就向往颜色丰富的世界,就连形容仙境也常用五彩斑斓、绚丽多彩这样的词汇。 这种对色彩天然的热爱让许多父母将绘画作为自己孩子的重点培养爱好。 虽然真正热爱绘画的孩子没有几个,但却鲜有孩子能抵抗一盒精美颜料带来的魅力。 柠檬黄、橘黄、大红、草绿、橄榄绿、熟褐、赭石、...

  • spontaneous-human-combustion

    人体不会自燃,你所看到的不是意外就是谋杀

    1953年,英国著名的批判主义文学家狄更斯出版了自己最长篇的作品之一,《荒凉山庄》。 纵然,这部揭露英国司法黑暗的小说被认为是狄更斯的最高成就。 但在其一众优秀的代表作当中显得有些暗淡。 狄更斯小说《荒凉山庄》又译《萧斋》 今天《荒凉山庄》却被不少超自然现象爱好者乐道,其原因来...

  • vangogh_color and black and white

    色盲曾是超能力?人类远祖靠它度过了恐龙时代,如今却成了最高发的遗传病

    “原来你是红绿色盲(色弱)啊?!” “那你看国旗是什么颜色的?还有宝强的帽子是什么颜色的?” 这是一个色觉认知障碍者常常要面对的情景。 天知道他在决定公开这个秘密的时候经历了多久的挣扎。 很多人对色盲或色弱有着不小的误解,虽然关于色盲症的研究早在两百多年前就已经出现了。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ME 发掘你不知道的科技故事